消费 > > 正文

21岁小伙因长相太嫩找不到工作 寄居网吧8个月(图)

2019-10-18

21岁小伙因长相太嫩找不到工作 寄居网吧8个月(图)

小文白天就躺在网吧的椅子上睡觉

去年10月,21岁的丹江口小伙小文(化名)从浙江温州回到十堰后,一直住在市内各家网吧里。从十堰火车站到红卫,沿线60多家网吧都留有他的足迹。他有钱就掏钱“包夜”,没钱就看别人玩,目前已在网吧生活8个多月,其中在六堰水云间网吧就住了5个多月。

不过网吧并不欢迎他,原因是:小文虽然已21岁,但身高不足1.5米,还长着一张娃娃脸,网吧担心别人认为他们接纳未成年人上网。

如今,小文吃住在网吧,不想回丹江口老家,也不想去浙江找打工的父母。他想找份工作自食其力,但他的身高、长相让此想法化为泡影。

“我不是小孩,我已经21岁了”

7月7日23时许,六堰水云间网吧里,十多个“包夜”的人,专心盯着眼前的电脑屏幕,手指在键盘上飞舞。记者在一台电脑前看着电影,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的男孩默默地坐到记者身边,也聚精会神地看起来。

记者将电脑让给了他。“你还是小孩吧,怎么跑到网吧来了?”“我不是小孩,我已经21岁了。”对方显得有些反感,说着,他在记者让给他的电脑上,打开身份查询系统输入他的身份证号码。“1993年出生,丹江口均县镇人。”对方说,他的身份证丢了,不然证明自己很容易。

通过交流,记者得知他名叫小文(化名)。随后,小文打开“反恐精英”游戏,并迅速投入“战斗”,瞬间像换了一个人。

据小文说,今年1月,他在水云间网吧丢失了身份证,之后就一直待在这家网吧里。“其它网吧都去不了。”小文说,他的身高、长相都像小孩子,其它网吧根本不相信他是21岁的成年人,但这家网吧知道。遇到检查的时候,网吧会赶他出去,但事后他又会回到这里,“我没别的地方可去”。

来水云间网吧前,小文一直在别的网吧轮流过夜。从十堰火车站到红卫,沿线60多家网吧,都留有他的足迹。“晚上在网吧通宵上网,白天就找个位子睡觉。”小文说,没钱的时候,他看别人玩,肚子饿了就向别人要点吃的,水云间网吧的一位阿姨经常给他吃的,对他很好。

“最困难的时候,向别人讨饭吃”

去年10月底,小文从浙江温州回到十堰,并在三堰客运站附近一家餐馆找到一份工作。不过,他工作不到半个月便被餐馆辞退了。“因为太瘦小,他们觉得我不能胜任。”小文说,之后他也尝试找了不少工作,但都被拒绝,身份证丢失后工作就更难找了。

从去年10月底至今,小文一直在网吧过夜。有时打杂赚一点钱,除了吃饭,都用于上网。“最困难的时候,身上一分钱也没有,最后饿得不行,就伸手向别人讨饭吃。”小文说。

坐在小文边上,记者闻到一股异味儿,小文说他已经4个月没洗澡了。

叶新秀是水云间网吧那位经常给小文饭吃的清洁工阿姨。“身上很难闻,头发把脸都盖住了。”这是小文给叶新秀的第一印象。

叶新秀说,她今年2月开始在网吧做清洁,那时小文已经住在网吧里,“我实在看不惯,就让他洗了个澡,还帮他洗了衣服。”

叶新秀说,网吧里的人都排斥小文,她觉得这孩子可怜,做主让小文待在网吧里。“他有时候饿得不行,就去吃别人剩下的东西。”出于同情,叶新秀常给小文饭吃。

小文曾想在网吧做网管,这是他觉得最理想的工作,“既可以在网吧上网,又能挣钱”,但老板认为他不会调机器,没有答应。

“喜欢网吧生活,讨厌现在的自己”

今年6月,小文在网吧楼下一家食品店打工,一个月有1200元的收入,但他多次迟到,最终被食品店辞退。“我也想好好干,但在网吧根本睡不好。”小文说。但叶新秀告诉记者,每次到上班时间,她都会提醒小文去上班,但他玩心太重,扶不上路。

7月7日晚,记者和小文一起“包夜”,给他买了一瓶水,分手前给了他20元钱。

叶新秀昨日告诉记者,这20元钱,小文吃饭、上网各用一半,现在手头又一分钱没有了。“上网和吃饭,就是他的终身大事。”叶新秀说。

小文在十堰也有亲戚,但他不想求助。“他们和我家里人一个德行。”小文说,他之所以从温州回到十堰,就是因为受父亲的气。因为身体发育不良,小文在温州一直找不到工作,“我爸为这事一直说我,看不起我。”小文说,除非在外赚到钱,否则他绝不去找父母。

水云间网吧一张闲置的电脑桌上,放着小文的一套换洗衣服,这是一位好心人给他买的。“我喜欢网吧的生活,但是讨厌现在的自己,我必须要改变。”小文所说的改变,主要是指身体上的改变,在他看来,正是身体上的原因,使他有了如今的命运。

小文上初二的时候,发现自己和周围同龄人之间的不同。“别人的个子都在长高,我却始终只有1米39,长相也比他们小很多。”小文说,班上的同学开始嘲笑他,他选择了逃学,最终被学校开除。之后他到技校学习电脑,但不到一年又离开了校园。

小文说,18岁的时候,家里出钱给他治疗,虽然长高了一截,但脸还是孩子脸,“如果我不改变,别人永远不会要我。”

得知儿子流浪,母亲失声痛哭

昨日下午,记者通过丹江口市均县镇派出所辗转联系上小文的母亲。得知儿子流浪的消息,小文的母亲在电话中失声痛哭。

据小文的母亲说,小文上初中时,由于身体发育跟不上同龄人,时常遭到同学的调侃和嘲笑,“处在叛逆期的他,被同学嘲笑是长不大的‘怪物’,这对他的自尊心和自信心是多大的伤害啊!”自此,小文选择逃离学校,甚至旷课几个月。

初二时,小文辍学。意识到儿子身体发育有缺陷,他们四处借钱为小文看病。医生告诉他们,小文由于生长激素缺乏症身体发育缓慢,需要借助药物来治疗。

从国外进口的生长激素再加上睾丸素,小文每个月都要花费近万元医药费,小文的父母不得不远走浙江打工为他治病。

去年夏天,小文的父母暂时停止了对儿子的治疗。随后,小文赴浙江和父母生活,但在找工作过程中再度遭遇挫折。“不说年龄别人不要,说了年龄别人都拿他开玩笑,他最恨别人叫他小朋友。”小文的母亲说,小文后来提出回十堰找工作。去年10月,他们将小文送回十堰。但自此父母再也联系不上他,连去年过年也没听到他的音信。

今年4月,小文的母亲专门回来找他,没找到,报警之后警察也未寻到小文的踪迹。小文的母亲告诉记者,小文和父亲之间交流有些障碍,“恨铁不成钢”的父亲经常会和小文起争执,这也是他回十堰的原因之一。“我知道,他就算流浪也不想拖累我们,他太傻了。我过几天就回去找他。”

心理咨询师:

他需要心理疏导恢复自信

针对小文过往的遭遇和其8个月来的流浪生活,记者昨日咨询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赵辉。

赵辉认为,孩子在青春期是生理和心理塑造的关键时期,心理十分敏感。小文发现自己的身体发育异于常人,这个时候在学校中又遭到同学的嘲笑,他会感觉到自己被排挤、被边缘化,心理上肯定会有阴影,甚至会自暴自弃;家里人又和他缺乏沟通,特别是父亲和他的争执,会让他越来越不自信。而找工作时的挫折,无疑成为导致其心理失衡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“他现在是很危险的,无人关爱,无人理解,特别是在网吧这种复杂的环境中,没有违法乱纪、铤而走险,说明他还在坚守自己的信念,他只是不知道如何去改变现状,网吧只是他潜意识里的一个开放的避风港。”赵辉分析说。

赵辉建议近期对小文做一次心理疏导,让他将自己的遭遇和不满说出来,另外帮他做认知方面的调整,最后给他进行完形疗法,消除他心里的恐惧和愤怒。“多数人恐惧过去就会逃避体验现在的生活,他需要心理疏导才能恢复自信,找到面对生活的勇气。”(十堰晚报 文/记者 蒋辉 曾雨 图/记者 吕世银 实习生 王晶晶)

原标题: 21岁小伙因长相太嫩找不到工作 寄居网吧8个月(图)
相关阅读:
杭州植发价格 http://www.gdgzsx.com/
-

-

相关阅读

新闻网&好网群简介 | 法律顾问 | 会员注册 | 营销服务 | 人才加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