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康 > > 正文

常被请到餐桌上的王爱萍

2020-01-15

高三那年,小乔吃过200多顿“炒王爱萍”。

王爱萍是小乔的数学老师。40多岁的年纪,看起来也就30出头。身材苗条,常穿雪纺连衣裙,显得腰肢不盈一握。两只大眼睛水汪汪,不开口的时候,嘴角总带着一丝温柔。

可惜,小乔从来没见识过这分温柔。

王爱萍一开口就是咆哮,是怒吼,是歇斯底里。她瞪大眼睛,嘴巴变成不规则梯形:“你到底,知不知道,你,给全班级—”

她大喘气,双手猛拍,恨不能把全身90几斤的骨肉摔在讲台上砸成肉糜,“给全班级,拉后腿!给全年级,拉后腿!”

讲台下52个人坐着,小乔一个人站着。

她强撑着脖子不低头,咬着牙,直视王爱萍。对视良久,王爱萍眼中长出利剑,穿过小乔的眼珠子,刺穿自尊心,把这个“差生”钉在后黑板上。

小乔终于垂下眼帘,目光掠过王爱萍削瘦的手臂,心里怒骂“死柴干瘦”。

中午回家,小乔僵着脸,一桌人都不说话。姨妈推过来一盘青椒炒水面筋,盘子在桌上划过一声。弟弟还不懂事,往嘴里扒拉饭,筷子碰碗叮当响。老妈实在忍不住,问了一句,“今天你们那个王爱萍……”

“不许提她。”小乔说,“没胃口。”

“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哪个是王爱萍,长得是圆是扁……”老妈讪讪的,想解释。

“她?她就跟这个东西一样,筋瘦、死柴干瘦。”小乔戳着盘子里的面筋,用筷子尖把它们一条条撕烂,捣碎,戳戳戳。

弟弟欢呼起来,“噢,吃炒王爱萍啦,哈哈哈。”

一逗,小乔乐了,饭桌也活了。那天中午,一大盘“炒王爱萍”被她和弟弟吃得干干净净。

王爱萍爱在黑板前“跳舞”。

她穿着嫩黄色的连衣裙,呈大字型趴在黑板上写题。边写边怒吼:“我恨—哪,我恨—”她那圆溜溜的眼睛猛瞪小乔,做一题,甩过头来,瞪一眼,“会了吗?”再做一题,再瞪一眼,“会了吗?”三题做完,王爱萍还没泄恨,大步流星地走到最后一排,杵在小乔桌边,一字一顿,“会,了,吗?”

第一次模拟考,小乔都不记得总分是120还是150。只记得父亲走的那天,本来说了要一起吃晚饭的,但回家的时候,只看见姨妈、舅舅们坐在客厅里,老妈红了眼圈,不知道怎么开口。说是经济问题,先把人带走调查。坐在考场里,小乔脑子乱纷纷,来回盘算:经济问题,多大的数字算是问题?多大的问题,要把人带走?带走了,以后还能一起吃晚饭吗?

至于考了多少分,只有王爱萍记得:“35分!35分!你给我考了35分!”

女高音在耳,小乔只好又站起来,和数学老师四目相对,深情凝望。

望着望着,小乔觉得脑袋和身体分别向不同方向旋转过去,脖子越拧越细马上就要没了,脑袋随时准备咕咚咚滚开老远—幸好,王爱萍拎起了她的耳朵,把脑袋拉住。

“差生”小乔就这样被拎着耳朵从最后一排扭送到后黑板,相隔只有一米远。但数学老师似乎舒服了许多,“以后只要看见我,你就这样站到后黑板去。”

没得说,小乔每天中午那顿饭都要吃“炒王爱萍”。有时中午没够,晚上还要再来一盘。吃的时候,小乔谈笑风生,把罚站、被吼、被拍桌子、被威胁,种种语录,都淋漓尽致地描述一遍,倍添滋味儿。

肯吃饭,肯说话就是好事。姨妈和老妈的脸色好看了许多。

让无数Q中学生闻风丧胆的王爱萍,就这么成了小乔家的下饭小菜。蒜香热锅提味,就像王爱萍气势汹汹。冬天时加一点老抽,就像她穿的酱红色细羊毛套裙。夏天时把老抽改成生抽,再加点醋,调一点糖,像她那酸溜溜地揶揄,“你是那坐在最后一排的菩萨啊!”

天天大嚼“炒王爱萍”,小乔也乐得执行那些可笑的指令。每次见她,小乔必主动站到黑板边。有一次班主任上课,王爱萍路过,小乔故意猛跳起来后退一大步站好,倒把两位老师吓了一跳。班主任假意笑笑,跟小乔说,“不要这个样子吧。”小乔面无表情,“王老师让的。”

吃“炒王爱萍”多了,小乔竟有了“且戏弄她一下”的想法,跑去请教题目。王爱萍果真被吓了一跳,认真答毕,还不太自在地微笑一下,“150分的卷子,像你这样的差生,好好努力,笨鸟先飞,兴许能考到60分。”

长这么大,小乔还是第一次被称为“笨鸟”,让她哭笑不得。

王爱萍风风火火地走了,撂下一句嘟囔,“先回座位吧,下次考不好再说……”

其实没人喜欢王爱萍。

如果她能改掉赤裸裸的羞辱,直截了当地批评,全心全意地发飙,能够优雅一点,或者马虎一点,偶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……可能早已换了活法。

但这个“女神经病”(从来不得罪人的语文老师语)似乎什么都不懂,总把一头乌溜溜的头发摇成“梅超风”,把雪白的手指张成“鸡爪风”。穿得再美,也是一副急赤白脸的扮相。

高中8个班里,两个文科班,一快一慢,小乔在文科慢班,等于烂泥坑。老师们被分成三六九等,备受器重的去理科快班,得钱得名,不受待见的去普通理科班或者文科班,轮流坐庄。年年都被发配来文科慢班的老师,估计只有王爱萍。

好像人人心照不宣。她讲课挺细,但公开课很少让她出风头,“名师风采”栏里她也刚好被挤在一边。有次赶课急,她穿错袜子,被其他老师和全高中部同学当成笑话,念叨了好几届。据说初中部缺人,也派她先去。

王爱萍到哪儿,都还是那样。她的世界里只有一根筋,那就是数学,对不起数学的“差生”,都是她的“仇人”。

被另眼相看的滋味,小乔懂。

班主任当面笑着,背后告诉别人小乔父亲的事。走廊里大家都在,小乔走过,总能惊起一阵私语和有意无意的注视。

呵呵。小乔想,真关心分数的估计只有那个“女神经病”,其他都是等着看热闹的。看骄傲的公主怎么跌在谷底,看优越感怎么被碾碎。

那年高考放榜的时候,父亲已经回来好几天了。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。尽管很累,他仍然每天下厨给小乔做两个小菜,喜欢坐在桌边,端详她吃饭。

他们告诉他,现在小乔最爱的菜是“炒王爱萍”,然后期待着那些口沫横飞的事迹,那些雷人语录。但小乔只是说,她是个神经兮兮的数学老师。

高考数学,小乔考了131分,总分全班第一,年级前列,全校轰动。

太多老师来道喜,说了太多话。班主任因为功劳最大,赚了学校一大笔奖金,扣着录取通知书不给乔家,说要“等一顿松鹤楼的谢师宴”。还有很多老师特别高兴,都说要来参加。

父母喜上眉梢,老泪纵横,忙不迭答应。小乔嘴一撇,让他们滚。

有人问,还恨那个王爱萍吗?

恨啊。小乔说,可是其他人,连恨都不值得。

(来源:中国青年报)


相关阅读:
流水线 http://www.023smjd.com/
-

-

相关阅读

新闻网&好网群简介 | 法律顾问 | 会员注册 | 营销服务 | 人才加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