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故事会 > 正文

有话好好说

2020-07-31 05:37:42 

王先生和李小姐是一对异地恋的情侣,两个人都是名牌大学的硕士毕业生,王先生在C城,是一家知名外企高官,事业上升期的男人,空中飞人,每半个月的时间都在其他的城市度过,李小姐在G城,是位公务员,小资女,喜欢肚皮舞、旅游和咖啡,生活安逸和清闲。两个人的相遇源自一次婚礼上的偶遇,王先生给他哥们当伴郎,李小姐作为女方的伴娘出现在婚礼上,两个人谈不上一见钟情,只是感觉蛮好,就开始接触,每一个月一方飞到对方的城市玩个周末,平时各忙各忙的,QQ、微信、电话、短信是两个人最好的交流方式,当然,也只是仅限于每天晚上九点半过后,因为白天大家都很忙,而没有有时间聊天。

每天,两个人每天都会互道晚安,也会互相对对方说早安。

周翔回去后,马上写了一首关于这位姑娘眼睛的诗。

就这样,两个人在某个周末过着热恋般情侣的生活,其他时间忙着工作和应酬,相安无事的过着,这样挺好。

有天晚上十一点,王先生把我叫出门,在楼下的路边摊和我喝着煮啤酒吃着烧烤,12月的C城夜晚有点冷,王先生倒了一杯啤酒咕咚灌了下去,欲言又止。我忙着打着哆嗦,看着手表,吃着烤排骨,两个人无语的坐在街边的棚子里,他看着我接近两分钟,开启了话匣子:

“你说,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值得珍惜的爱情了?”

“怎么了,你被太好强:女人太好强,男人没有面子。戴绿帽子了?”就着刚才的排骨,林阳愿打,李果愿挨,白新却看不下去。我也喝了半杯热啤酒。

“你看,有什么不对没?”王先生拿出手机点开朋友圈,翻出了一张照片,然后一张,又是一张。“你看出什么不一样没?”

我茫然的摇摇头,又拿起了一串五花肉。

见我道行尚浅,王先生开始用侦探的口吻还是给我分析道。

她是为宁加而来。

案情是这样的:王先生和李小姐已经交往两年了,在第一年的李小姐生日上,王先生送给她一枚钻戒,一克拉,也不多。只是王先生一往深情的告诉她,这是他活了三十多年第一次送女孩子钻戒,这枚定情信物希望李小姐可以一直戴在身边,睹物思人。李小姐半个月前和几个闺蜜去了趟尼泊尔,把照片贴在了朋友圈里,王先生本来也只是看看自己的女朋友在外面玩的怎么样了,突然发现女朋友手上的戒指换成了一枚很不起眼的铂金戒指,样式很简单,戴在无名指上。王先生心中隐隐不安,翻看了以前的照片,发现在G城的这一个月来李小姐要么就是戴着这枚铂金戒指,要么就是手指上空空如也。王先生这个天蝎男根据此推断,李小雪还在下,苍鹰在头顶盘旋,歌声沙哑。这仗,他们胜了,却胜得玉石俱焚。姐就是不愿意公开这段关系,或者说,她的生活中出现了新的追求者,总之,这段聚少离多

手续办得很顺利,出门后,两个人已经是各自独立的自由人了。不知为什么,他心里突然有种空落落的感觉,他看了看她:“天已经晚了,一起去吃点饭吧。”的感情出现了裂痕。

“为什么你不直接问她?”我打断了他的推测。

“没必要问,她想说自然会说,我这样问她不是特显得敏感和小心2007年正月初八,大雪覆盖着李刚的家乡,一大清早,一身黑衣的林莉就风尘仆仆地赶到了李刚家。她左手提着一个装满玫瑰花的花篮,右手提着一串黄锡箔的冥元宝和冥币。这时,李刚的爸妈和李刚的叔叔满脸悲戚地迎了上去。李刚的叔叔没等林莉开口就解释道:“真是对不起,孩子,我们没等你到就下葬了。我们这里有规矩,少亡的人不可过中午下葬。否则对家里老人不吉利。”本来林莉对不等她就下葬很生气,因为她早已把自己看成李刚的妻子了。但想到是为爸妈着想,也就没说什么。眼么?万一真的如我猜测,那不是更没面子?”

“那你为什么告诉我?”不知不觉,一大扎煮啤酒已经快要被王先生喝的见了底。

“只是倾述而已,想起来难受,你看,这还有她参加一些派对和一些男人的合影。”

“这又说明什么?证明你又被戴绿帽子了么?”我不以为然。

我知道后面的话题没有再继续的必要,只是王先生一个劲的对我讲他和李小姐的故事,一直到我把他抬回了家。

一个月过后,王有那么一段时间胡新开始早出晚归,有时甚至彻夜不归。林琳又开始一个人孤单。先生从B城出差回来,我们相聚在一个老茶馆,花茶的叶子沉淀在解放后,李桂荣家的生活条件有所改善,但成分不好这顶帽子,像千斤巨石压得全家喘不过气来。李桂荣像石头缝里的小草,顽强地生长,出落得亭亭玉立。水下又浮了上来,还是他做了开场白,自从那天我给你说了这个事后,我们已经冷战了一个多月了,“我叫她好好反省自己的问题,请她给我坦白这段时间她在G城做的事情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她挂断了电话,再有没有打过来。”

哦,我忘记说了,李小姐是学法律的那晚,何凯回来时已经很晚了。我佯庄熟,他洗漱后,悄悄走进卧室来,大概是怕惊醒了我,躺下后便翻了个身睡去。太太温柔地抚摸着那棵刻着爱情誓言的树,仿佛正在抚摸自己的爱人。"但是,现在他们想从这儿拿走我们的树。"不久,他就沉入了梦乡,鼾声响起。,思维缜密的高冷艳女神

“完了?”

“完了。她都承认了,我还能做什么。”王先生冷淡的说,但是他眼神里的心痛我还是能感觉的到。

“你说了戒指的事?”

“没有,我只是希望他可以主动告诉我,有好的男人追求她,我可有时朱小棣甚至有了错觉,抢车位那天,腾迈也许真的不是故意的,也许真的以为自己要走,所以才占了车位。以主动退出,何必遮遮掩掩。”

“是不是这个年龄段的人,都可以很理智很平静的说出分手。”

“应该是,我已经不是年轻的小伙子了,经不起折腾了。”王先生叹口气。

我喝了一口茶,发现已经凉了。

又是一个月过后,我无意发现朋友圈里王先生和李小姐的合影,两个人亲密的一塌糊涂。春节的时候,王先生从G城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了特产,还是那家深夜路边摊,没等我开口,王先生还是先用煮啤酒下肚,开始的第一句就是:“我误会她了。”

原来,王先生冷战了一个月后,有个晚上实在想不通,开车八个小时从C城到G城,完孙涛沉默的点点头。成了一次疯狂冒险,第二天清晨把李?小姐堵在在了小区门口,然后当着门口两位守门大爷面儿把这一个多月失眠后的思念、焦虑、疑惑全部都告诉了李小姐。

故事结局很简单,李小姐脱掉戒指的原因只是因为G城的冬天很干燥,每天要抹很多次护手霜,带着戒指很不方便,而高上冷女神有时候出去玩好搭配衣服才换成其他样式的戒指,李小姐还有一句原话。

“再说,这应该还不算求婚的戒指吧?”

关于霞客百姓网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网络广告
霞客百姓网 版权所有 © 2015-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