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故事会 > 正文

【二十三】死里逃生

2020-08-05 05:52:19 

正当我满心绝望的看着侵袭而来的尸群时,一声轻响回荡在了我的耳边:“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!阵法,开!”

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我楞了一下,随后就是忍不住的狂喜:是如霜!她来了!

还没等我说上一句话,下一刻剧烈的疼痛就把我再次拉扯进了现实,我漂在空中,眼角的余光看到刚刚那只喊人的僵尸此刻还保持着出拳的姿势。

这好像是我这辈子受到的最强烈的疼痛了。我“轰”的一声摔到了地上,眼前满是金星,感觉自己的肚子一阵翻江倒海,好像内脏都碎裂了一般。鼻中满是泥土的清香味和咸腥味。几声低闷的响声告诉我:我的肋骨断了几根。

正当我以为自己命不久矣的时候,忽然眼前的尸群全都直愣愣的倒在了地上,个个嘶吼了开来。如霜冰冷的声音又传到了我的耳中:“白飞,快爬上来!我最多只能撑一分钟!快点!”

我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,勉强将手放在墙面上,借着几块凸起的石块向上爬去。原本身手敏捷的我此刻却像喝醉了一般,身体不听使唤,左肩下不断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的痛楚。

我咬着牙,死死的攀住了墙头:爬上去,我们就赢了!

终于,我一只脚跨上了墙头。

此刻我几乎要笑出来了,妈 的,费了这么大劲,终于还是逃出来了。然而还没等我笑出生来,右脚又是一阵巨力传来。我死死的抓住墙头才没有掉下去。我低头看了看脚下,几乎要晕过去了。

妈 的!又是那只带头的僵尸!这已经是它第三次抓住我了!然而更糟糕的是,此刻如霜对它们的压制好像已经降到了极点,顺着目光看去,有几只已经勉强撑着蹲了起来,正摇摇晃晃的向我走来。身下的僵尸嘴里含糊不清的嘶吼着,眼中闪烁着嗜血的红芒。

说真的,当时我真的快哭出来了。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来的太快了。看着如霜微微颤到的身子,我知道指望她也是不可能了。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狠狠的向下蹬去。

我不知道是因为我的求生本能给了我力气,还是那只僵尸本来就是强弩之末,反正一顿乱蹬后,我成功翻到了墙外。吴子明赶忙走过来把我扶了起来。

我喘着粗气,静静的看着站在墙头上的如霜,此刻她的表情已经能够又回到了那种冰山脸,夜风坲起了她的秀发,秀指翻转不休,轻喝到:“囚于鬼兮,八门化神!天渺渺兮,镇凶灭魔!杀,杀,杀!”

下一刻,整个工厂被一层黄光遮住了。黄光外,隐隐约约浮现了几个凶神恶煞的恶鬼,青木獠牙,手持画戟。只听见一阵阵厮杀声从工厂里传来,却不见半只僵尸冲到门外。

此刻我身边的王大贵和吴子明早已经看呆了,脸上不约而同写着向往。我凝视着如霜站在墙头上的背影,心里却泛起了一丝疑惑和恐惧:这是道术吗?

那几个恶鬼图像我曾经看过,那分明就是八部浮屠里面的凶神!

还有当初清虚子设法时,为什么单单她没有进那个凶灵退避的圈子?还有....以往的那一幕幕此刻在我的脑海里翻滚着,我苦笑着看着她的背影,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迟迟挥之不去:如霜,究竟是什么人?

良久,一阵白光闪过。如霜将《百鬼猎天图》收回了袖中,跃下了墙头,走到我的身边淡淡的说道:“好了,一切都解决了。下次你再逞能,谁都救不了你!”

我看着她漆黑的眸子,苦笑了一声。下一刻,无边的黑暗将我吞噬了。

等我醒来的时候,我已经是在S市市医院的病房里了。闻着病房里淡淡的脚臭味,我转头一看,果然,躺在我身旁另一个病床上的,就是吴子明这货。此刻他正打着呼噜,表情满是猥琐。我看了看窗外明媚的阳光,伸出手把他推了起来。

“小明,醒醒!我们怎么上这儿来了?”

吴子明大了几个哈欠,睡眼朦胧的向我说道:“老大,你醒了啊!太好了。昨天你晕过去后,俺跟王胖子就把你送到这儿来了。医生说你没什么大事,就是左胸那边折了三根肋骨。躺它一个月就好了。”

我看着胸前密密麻麻的纱布,不由得一阵无语:我草,这还叫没啥大事?

目光转移到吴子明左腿上的石膏,我愣了下,开口问道:“你的腿是怎么了?翻墙时弄断的?”

听到这吴子明涨红了脸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“嘿嘿,这倒不是。翻墙对俺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吗?”

“那是...”“昨天晚上俺扛着你上医院来,结果上楼梯时看见了一个特漂亮的妹子,这一愣就脚叫踩了隔空,抱着你滚下了楼梯。结果你没啥事,我的腿却断了。医生说我得躺三个月,老大,我是不是应该带薪休假啊!”

看着他一脸希翼的神情,我深吸了口气,恶狠狠的盯着他说道:“你想都别想!我的医药费,你也得出了!”

“啊?不会吧?!”看着他一脸慌张的表情,我忍不住笑了,越笑越大声。

活着,真好啊!

至此,工厂闹鬼时间就基本结束了。有了韩奕文的帮助,如霜很容易就在众人面前揭穿了那个“大师”的骗子身份,将他们一行人缉拿归案。

在这里也不得不感慨一句有些人的真是命大。像韩奕文,我把他放走后,他没跑几步就被那僵尸给抓住了,当时就把他给吓晕了。结果后来因为我们仨吸引了尸群的注意力,他昏倒在地竟然侥幸逃过了一劫。等他醒来后,只花了1块钱买了几个ok绷就一切ok了。当我跟小明得知这个消息时,不由得异口同声的说了声“靠!”。

还有王大贵跟他的媳妇。虽说这段天作之合到后来才被发现只是一场骗局,王大贵也愤怒的很厉害,在家里摔了好几个碗。但当哭的梨花带雨的嫂子抬起头跟他说了一句她怀孕了以后,王大贵就再也一句狠话都放不出来了。

相反,他现在在他老婆面前乖的跟个孙子似的,一个大男人天天窝在厨房里煲鸡汤,还是不是通过微信朋友圈秀我跟小明一脸,此人也在被我们划为不可交的类型,持续鄙视中。

我则是跟小明在医院里晒着太阳,没事就吹吹NB,日子过的异常惬意。直到这天如霜打电话找到了我:”白飞,伤好了没?“

我比着手势示意身旁的吴子明别说话,装成一副虚弱的口气说道:“咳咳,是如霜吗?我还好,还能撑几个小时...”

“S大有人死了!而且....这件事很怪。算了,你先来吧!”

“好,我马上就到!”我迅速的起身换上了衣服,临走时还给小明留下了一个飘逸的眼神:

“要是我今晚回来发现我那只烧鸡不见了,哼哼,你就等着肉偿吧!”

关于霞客百姓网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网络广告
霞客百姓网 版权所有 © 2015-2020